您好,欢迎来到乌干达新闻中心!


乌干达驻华大使馆

乌干达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委托泛洲文化传播承办

「艺评」八岁《歌手》不言老

2020-03-26 14:00:04    责任编辑:李斐   

来源:网络

字体:

音乐综艺节目,越来越难做,这恐怕不只是业界的认识。像首季《超级女声》《中国好声音》那样万人空巷的收视盛况,未来应该极难重现。

这并非悲观,而实在是时势所趋。

音乐传播环境今非昔比,综艺制作更加多元化,而观众的口味也愈发刁钻,所有这一切,都限制了爆款节目的横空出世。“黑马”倒是有的,像去年的《乐队的夏天》,但老牌综艺的日子显然不太好过。《歌手》《中国好声音》都经历了改名风波,收视率也呈一路走低之势。

老牌综艺们其实并不“老”,以《歌手》为例,今年只有八岁,刚刚经历“七年之痒”。它之所以给人以老态的感觉,恕我直言,恐怕就是因为太看重敬老的传统。

多年来,《歌手》的最大看点也无非就是老牌艺人翻红,老歌新唱。每季歌手首发阵容的最大悬念,就是看洪涛导演邀请到了哪位歌坛大咖。而但凡这位最大的咖能应约而至,冠军也多半不会旁落。比如2015年的韩红,2016年的李玟,2017年的林忆莲,2018年的Jessie J ,2019年的刘欢……

这自然中规中矩,某种程度上也保证了一定的收视率,但弊端也显而易见:一是结果无悬念。既为竞演,那么,悬念就是最核心的要素,冠军无悬念的竞演终究是无趣的;二是老牌歌手的存在会限制年轻歌手的冒头。而年轻人反过来,也要时时提醒自己表现出对前辈的敬意。这样一来一往,节目的综艺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或许有人会说,年轻人战胜偶像或前辈的故事,不是一样动人吗?理论上的确如此,可惜,我们从未在《歌手》中,看到这样动人而励志的故事。我估计节目组也未必敢这么干。

不过,当时光进入到2020年,《歌手》终于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最大的改变是节目凸显了“当打之年”的主题,七位首发歌手,年纪最小的是26岁的毛不易,最大的米希亚也不过出生于1978年,平均首发年龄只有33岁。如此年轻的阵容,让我想起了一个曾经非常流行的书名,《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年轻的歌手们当然不会歌唱80年代,他们更应该感谢眼下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时代。

让老牌歌手闪开,让年轻人主宰舞台,这或许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综艺那么多,老牌歌手也忙,何况他们还爱惜自己的羽毛,也未必是那么好请的。与其如此,倒不如索性让年轻人主打。老牌艺人翻红、老歌新唱的画面固然温馨,但年轻歌手开疆拓土、展现时代新声,又何尝不动人,或许也更契合这个时代的特质。

这是《歌手》在新的困境下,做出的一种温柔而坚定的回应。说是倒逼也好,求生也罢,反正他们那么做了,而且目前看来效果不错。

收视率当然是一方面,连续四周位居同时段节目收视冠军,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节目中感受到了歌手们与音乐肆意“玩耍”、认真交流的态度,也看到了音乐人对于时代应有的担当——节目第三期,米希亚和华晨宇不约而同地以歌曲向武汉疫情表达关切与爱意,这份真挚和诚意令人泪目,从中也不难看出歌手对音乐的敬畏,以及节目组对观众的尊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节目采取了从未有过的“云录制”方式,损失的是精美的舞台效果、动人的仪式感,却收获了自然、真挚的现场感和代入感。没有华丽的舞台、庞大的乐队,但观众却感到更贴近,更贴心,得到了另一种不可多得的音乐美感和心灵冲击。比如周深在卧室对着白墙演唱,一人兼任灯光、舞美、演唱和主持,像极了网络上那些辛苦并幸福着的主播们。他们或许能在周深身上看到另一个自己,并坚定自己的梦想和信念。这样的节目效果,多么自然,又多么美好!

不一样的“当打之年”,不得已而为之的“云录制”,却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歌手》。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还是节目组的苦心孤诣?答案或许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走出七年之痒,《歌手》终于给人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冲击和感动。

少年壮志不言愁,8岁《歌手》又岂能言老。希望这个特殊的春天,当打之年的歌手们边走边唱,唱出年轻人的朝气和锐气,也唱出中国原创音乐的希望和未来。(刘颖余)

责任编辑:曹玥

共工日报社本文来源:网络

共工日报编辑:董勇_GD020

共工日报社-共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共工网”或“来源:共工日报-共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共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 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共工网”或“来源:共工日报-共工网”。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共工网”及/或标有“共工网(www.Kgong.cn)”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共工网记者XXX摄”或“共工日报社-共工网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共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站总机:400-8073-995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邮箱联系:[email protected]
  • 要闻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
'); })();
乌干达外宣单位的知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工信部   商业新媒体联盟

共工卫视介绍 | 共工网介绍 | 团队风采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Copyright 2006-2020.《共工日报社-共工网》(www.Kgo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项目合作咨询: .
备案信息: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自律公约 (ICP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6101787号-1 )( 国家版权局版权保护登记号:2016SR289684)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44520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