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乌干达新闻中心!


乌干达驻华大使馆

乌干达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委托泛洲文化传播承办

我们在今天见到了被曝行将入狱的刘洲 | 独家回应

2019-05-18 22:22:46    责任编辑:张慧   

来源:搜狐

字体:

 

9月17日上午,刘洲被判刑入狱的消息开始在各大社交平台传播。

一份被曝光的判决书图片显示,音乐人刘洲被一位名叫张建华的人起诉财产侵占,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人民币50万元。此外自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刘洲需向自述人张建华返还人民币1500万元。判决书显示,刘洲目前具有上诉的权利。

刘洲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尤其是自《中国有嘻哈》在去年爆火后,说唱歌手GAI与刘洲的故事便一直被媒体频繁提及。去年11月7日,二人还携手出现在了Door&Key家族式嘻哈厂牌成立的现场,并启动了于12月3日自北京站开始的Door&Key嘻哈全球巡回演唱会。与他们一同出现在舞台上的还包括刘洲一手签下的包括BIG DOG王可、辉子、王大痣、辛巴、蜜妞等在内的一众嘻哈音乐人,而刘洲便是这家厂牌的创始人。

在此之前,刘洲还曾担任过《金曲捞》、《盖世音雄》、《中国有嘻哈》的音乐总监,也曾在《我是歌手》、《蒙面唱将》等节目里为韩红、谭晶、张杰、谭维维等众多歌手担任定位制作人和编曲。

其实,关于刘洲和Door&Key的故事,早在7月份就有人在豆瓣爆料过。这位爆料人称刘洲和投资人张建华共同组建了Door&Key厂牌,但是刘洲却把投资人的钱挪用到了自己的公司多耳音乐(文中称这是刘洲的空壳公司),并大量签约Rapper和制作人。投资人张建华发觉自己被骗,于是开始状告刘洲。

目前从Door&Key的微博来看,最近的一条更新停留在了今年5月份。另外,今年7月份,之前签约在该厂牌的HIP HOP音乐人BIGDOG王可,也曾发过一条颇有意味的微博:“你们想听听我呆了一年的那个公司的故事吗?精彩度拍成电影都行了。”并表示,自己已经解约回家,“不和他们玩了,主什么流,艺什么人,不就是坑蒙拐骗忽悠大傻子么。”根据音乐财经获知的消息,包括王可在内的一众音乐人的确已经与该厂牌解约,从微博上来看,目前官方认证的Door&Key音乐人只有GAI一人而已。(据北京种梦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韩啸的官方微博显示,目前GAI的独家经纪约已由种梦传媒独家代理。)

张建华是谁?

据工商资料显示,张建华,男,1970年生人。1987年7月至1990年9月,就职于沙市无线电一厂,任公司员工;1990年9月至1994年9月,就职于沙市拉丝厂,任公司员工;1994年9月至2000年6月,就职于沙市区公安分局,任分局员工;2000年7月至今,就职于荆州市新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总经理。2015年7月17日,由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为董事,任期三年,同日由公司董事会选举为副董事长,任期三年。

此外,目前张建华名下有37家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其拥有天浩盛世1.8%的股份,黄子韬占股4.51%,但鉴于黄子韬父子已与天浩盛世发布分道扬镳的解约声明(当时的声明提到“应创始人要求”退出天浩盛世),从前的合作关系应该已经完全结束。查询成立于2016年4月13日,北京龙韬娱乐(前身为北京天浩盛世影业有限公司)的资料,2018年5月,周浩完全退出,完成分拆。

据刘洲回忆,其与投资人张建华的认识是通过某音乐公司创始人牵线搭桥,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一期有嘻哈爆火网络后。当时无数投资人涌入,包括有钱的个人投资人与众多投资机构都很兴奋。(据工商资料显示,在多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中,刘洲持股85%,另一家股东为天津君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7年5月进入,而在君理信息公司,知名投资人唐肖明持股25%。刘洲表示多耳文化成立于2012年,一直和君理有接触,但对方只是顾问的角色,没有真正进来,后来确定了Door&Key的投资,要办理工商变更,但各种事情拖着还没来得及办。唐肖明本人今日也对音乐财经确认:“早就退出了,且君理是我们的被投公司。”

刘洲称当时围绕在他身边的投资人,一时感觉张建华最有诚意,反复表示投资的是他个人,连商业计划书都“拒绝”过目,便直接往刘洲的个人账户里汇入了500万元(第一笔投资款)。

去年8月(工商资料显示为2017年8月10日)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下来后,刘洲称他随即便安排,把个人账户上的余款(具体金额未确认)打到了门和钥匙公司,艺人走的也是公司帐。目前,刘洲的律师正在整理证据。

在被问及在公司还未完成注册前,其个人账户便收到共计1500万元当时是否觉得有些不妥时,刘洲表示,第一笔打过来的时候,他个人一开始并不知情,其个人账户是由其经纪人贾春雷在管。(过去在创业大潮的推动下,确实有投资人见到“有钱途”的创业者,激动之下马上打款,通常投资机构都会有自己的过会流程,不做尽职调查就把钱打过去,这并不是行业的普遍现象。)

贾春雷,刘洲的前经纪人,持股14%,担任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CEO,在去年11月的发布会上,他同样出现在了舞台上,并宣布了门和钥匙的首个战略计划——Door&Key与Bravo Entertainment将共同打造由刘洲担任音乐总监、香港金牌总监叶本霖MICHAEL担任总监制,集结了金少刚、上海幻库多媒体视觉团队、千禧传媒视觉团队以及上海锦羡舞美团队的“Door&Key嘻哈巡回演唱会”。

刘洲表示自己在《中国有嘻哈》录制期间非常忙,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公司的事情,自己作为内容生产者只负责艺人和出歌,公司财务、规章制度等具体事务均由贾春雷负责。

彼时,贾春雷既为刘洲的经纪人,但在公司同时也全权负责门和钥匙的诸多关键决策,刘洲与其之间的工作关系微妙。据刘洲透露,整个公司从艺人经纪、财务管理、甚至公章管理都非常混乱,公司办公场地一年的租金就高达900万。

除了此二人的关系,另外一位在门和钥匙持股35%的张喆与张建华的关系也极为特殊。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其与张建华共同出现在了一家名为全民歌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里。在该公司,张喆持股15%,张建华持股12.95%,此外周浩(天浩盛世创始人,持股10.2%)、黄子韬的父亲黄忠东(持股2.2%)、海洋互动(持股13.44%),皆为全民歌星的股东。

据刘洲证实,公司股东名单里的张喆为投资人张建华的儿子。多位共同认识张建华与刘洲的业内人士及合作方婉拒了我们对接张建华进一步核实的需求。

发展到11月,彼时国内的HIP HOP风头仍处在快速上升的阶段(PG ONE与李小璐事件在跨年前后),刘洲对公司经营管理方式不满已久,便提出将自己的股份给张建华,退出公司。据刘洲透露,当他向张建华提出这一要求时,张建华表示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随后在中国HIP HOP经历了PG ONE事件后,整体大环境迅速变化,双方的矛盾也骤然上升。

从身份来讲,刘洲是一名音乐制作人,曾制作出了很多流传度广的歌曲,在传统文化跨界流行上,比如华阴老腔等,都在传播传统的音乐文化。他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了音乐创作上,没有参与公司管理,导致如今的局面,但作为创始人,刘洲显然是为公司发展担负最大责任的角色。

截至目前,可以确认的是,网络曝光的审判书是真实的,但本案尚存在诸多疑点;刘洲目前仍在北京工作,并没有被抓入狱;刘洲确认将反诉对方严重侵害其名誉权,同时也反诉当地法院,其律师正在搜集证据。刘洲团队也表示,所有具体的细节都不方便再做过多的回应,双方的纠纷还是应该通过法律层面来解决。“对于投资人,我们是尊重的,我们也不想去指责投资人的做法,事情真相如何,自有律师处理。”

综上所述双方的分歧点有以下几点:

投资方:要求刘洲退换1500万投资款。

刘洲方:对方是风险投资。

投资方:刘洲侵占Door&Key资产。

刘洲方:坚决否认。

投资方:刘洲作为公司法人,不懂公司运营。

刘洲方:自己只是内容生产者,公司运营等事务一直由贾春雷负责。

在此还要补充声明一点,关于投资人是否可以收回自己的投资款的问题,通常有协议约定。

什么是回购?指的是在“约定的回购事件”发生时,投资人有权以一定的回购价格要求公司和创始人购买投资人的股权,投资人退出公司的交易有的项目会约定项目创始人承担连带责任,有的项目会约定仅公司承担回购义务,有的则不会约定。不同的投资协议,创业者和资本谈判的筹码不同,达成的协议也不同。什么是约定的回购事件?比如业绩不达标,或者约定时间内的上市不成功。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小马奔腾,2011年,建银文化以4.5亿元投资小马奔腾,获取小马奔腾的15%股权,双方签订投资协议时,规定小马奔腾如果在2014年之前无法完成上市,建银文化有权要求小马奔腾、实际控制人或李明等相关方中的任何一方一次性收购建银文化所持有的小马奔腾的股权。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李明在2014年1月突然去世,公司业务急转直下,资方觉得上市无望,转而要求小马奔腾回购股权。

不过,目前尚不了解刘洲和张建华双方的协议是怎样约定的,刘洲也并未出示投资协议。

2017年6月对于中文说唱来说,无疑是历史重要的关键节点,一方面一大批不为大众所知的说唱音乐人从《中国有嘻哈》开始,从地下“出走”,“中国HIP HOP”这扇大门终于被主流市场叩开。但另一方面,这股狂潮也在PG ONE与李小璐事件后,迅速转向。至今,PG ONE也只能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自己的新作品,艰难求生。

行至2018年初,名噪一时的GAI踏上了《歌手》的舞台,然而只录制了一期便匆匆退赛,成为了中国HIP HOP风向调整的重要信号弹。之后在主流市场盛极一时的HIP HOP,迎来一段“阵痛期”。此前把投资目标纷纷转向此领域的资方,注定遭遇当头一棒。

今年7月14日,《中国新说唱》首播,从证明中国有嘻哈音乐,打开HIP HOP在国内的市场,再到寻找嘻哈在中国的存在方式,节目的核心任务显然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而从2017年底到今年年初“嘻哈”被打回冷宫后的半年时间里,“中国嘻哈”已经找到了如何存在的方法论。这一关键词并不是“嘻哈”,而是“中国”。

从使用《中国魂》作为推广曲,到招募高校学生、律师、厨师等等各个行业领域的选手,节目的“求生欲”一直就很明显。前一期,甚至邀请到了国内四大主流音乐平台的相关负责人,在节目中大谈“大众”、“流行度”等问题。

然而8月25日,《中国新说唱》第七期播出,原本是大魔王踢馆赛,王以太VS艾福杰尼(王以太胜),周汤豪 VS Bridge(周汤豪胜),刘柏辛 VS VAVA(VAVA胜),却被节目组剪辑成王以太、周汤豪、刘柏辛的互相PK,还用各种镜头弥补把大魔王戏份剪掉的时长。

不少观众看完后在微博上大骂节目组,不过据自媒体小强蜀熟的消息,是广电总局不批去年《中国有嘻哈》的代表选手。

发展到目前,中国HIP HOP的发展仍然小心翼翼,今天刘洲的事件发生后,不少网友纷纷看低中国HIP HOP的发展前景。要知道,HIP HOP音乐在美国已经发展成为价值数十亿美金的产业,产生了一批独立创业并取得商业成功的HIP HOP企业家,同时产生了如此多传奇而值钱的厂牌,但是在中国呢?

不过从目前国内HIP HOP的发展趋势来看,也远谈不上要变天的程度,不过任重道远是真,HIP HOP背后资本与行业的故事远比想象中的深得多同样也是真。

当行业处于“几何螺旋式”上升时,风口公司被追捧,容易沉醉在高估值中无法自拔,但处于行业风口上的公司更易受市场波动的影响,其脆弱性往往不太容易被察觉。中国HIP HOP在半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别的行业三五年都不曾经历的大起大落,这一次刘洲被诉事件的发生,对于双方来说显然是共同经历的一场糟糕的梦魇,现在看来,事关声誉、金钱与游戏规则的互诉的局势应该还会持续很久。

在投资热潮下,热钱进进出出中,不专业的投资人遇上不专业的创业者,就容易发生各种金钱纠纷。事实上,一套成熟的模式并非是在创业者及投资人之间制造互相不信任的鸿沟,而是用规范条约和管理机制来共同实现一个目标。任何时候,道德、利益和人性都是复杂的,回到最初的起点,大家都希望的结果是双赢,而非双输。

编辑:宋子轩

商业“风暴眼”里的吴亦凡

商业中国嘻哈的选择

来源:搜狐

编辑:李晓红

① 共工网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要闻
  • 民生
  • 公益
  • 娱乐
  • 环保
  • 房产
  • 旅游
  • 美食
乌干达外宣单位的知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工信部   商业新媒体联盟

共工卫视介绍 | 共工网介绍 | 团队风采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Copyright 2006-2016.《共工网》(www.Kgo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报料、求助、咨询、编辑部邮箱.vgong@vip.qq.com
备案信息: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自律公约 (ICP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6101787号-1 )( 国家版权局版权保护登记号:2016SR289684)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445201259)